搜索:  热门搜索:

剧情介绍

我要编辑
  如果政府绑架了你的女儿你会怎么办?在1905年至1971年期间的澳大利亚,这种事情每个星期都会发生。那些混血土著孩子被迫永远离开了他们在内陆的家乡,被送到1500英里以外,培训成白人家庭的仆人。《末路小狂花》讲述了三个年女孩的真实故事,她们拒绝接受命运的安排,沿着横穿澳大利亚大陆的防兔篱笆,在官方的全力追捕下,踏上了一条前所末有的逃亡之路。这部改编自多丽丝-皮尔金顿-加里马拉(Doris Pilkington Garimara)原著的影片是2002年最受关注的影片之一,它描绘了一个家庭与国家相对抗的真实故事。

  故事发生在1931年的澳大利亚西部。贯穿澳大利亚南北全境有一条防兔篱笆,用来拦挡兔子,保护篱笆另一边的牧场。沿着这个篱笆在吉布森(Gibson)最偏远的吉加朗(Jigalong)一个小型停车场里住着3位活泼的土著女孩,14岁的莫利(Molly,埃弗林恩-桑普饰,Everlyn Sampi),8岁的妹妹戴西(Daisy,蒂亚纳-桑斯伯里饰,Tianna Sansbury),以及她们10岁的表妹格雷西(Gracie,劳拉-莫纳汉饰,Laura Monaghan)。格雷西与莫利和戴西的母亲莫德(Maude,宁加莉-劳福德饰,Ningali Lawford)、祖母弗琳达(Frinda,米娅恩-劳福德饰,Myarn Lawford),以及自己的母亲莉莉(Lily,舍伊尔-卡特饰,Sheryl Carter)一起过着纯朴的生活。这些女孩的白人父亲都是造篱笆栏的工人,他们已经往下造篱笆去了。现在她们与澳大利亚白人的唯一联系就是每周在吉加朗停车场发东西。

  在澳大利亚西部的珀斯(Perth),奥-内维尔(Ao Neville,肯尼思-布拉纳夫饰,Kenneth Branagh)是澳大利亚西部的首席监护官,他收到报告说有3个女孩已逃脱。内维尔的地位使他成为了这个国家所有混血土著儿的法定监护人,他有任意处置所有土著人的权力。内维尔先生认定土著人正在消失,监管莫利、格雷西和戴西这些半混血儿也是他的特殊职责。他认为要解决种族问题,就是要消灭土著人。因此他颁布法令,禁止异族通婚所生的孩子与纯血统土著人结婚,并在全国建立了混血儿监管所,让这些孩子永远脱离他们的家庭,集中起来做家庭仆人和农场工人,“迎接在白人社会中的一种全新生活"。内维尔批准将莫利、格雷西和戴西从家中接走。里格斯警官(Constable Riggs,贾森-克拉克饰,Jason Clarke)驱车前去停车场执行他的命令,他强行将这3个孩子从她们的母亲身边带走,踏上了远离她们家庭和故乡的旅程,前往1200英里以南的穆尔河(Moore River)土著人居民点。

  穆尔河土著人居民点戒备森严,孩子们被关在一间大屋子里,没有温暖,吃得极差,还严禁使用土著语言交谈。黑人穆杜(Moodoo,戴维-吉尔皮莱尔饰,David Gulpilil)专门负责追捕逃出去的孩子,把他们拎回来,关进居民点的惩罚间----“笨蛋屋”(Boob)。当内维尔来穆尔河检查莫利肤色时,莫利见到了这位被孩子们称作魔鬼先生的人。在这里,皮肤稍白一些的孩子被认为聪明一些,可允许上学。莫利仔细环视了一下这个居民点,她不喜欢这里。宿舍里的小头头尼娜(Nina,纳塔莎-万甘琳饰,Natasha Wanganeen)告诉女孩们,还没有一个人能逃出穆尔河沙漠。贯穿吉加朗一直延伸进沙漠的是一条防兔篱笆,它把莫利与悲痛的母亲分隔开了。莫利知道她有一位土著母亲,她决定不能呆在这里,她们必须回家。一天,当其它孩子都去了教堂,莫利说服戴西和格雷西:逃出去的机会来了。虽然一开始她们俩看到为逃跑者准备的“笨蛋屋”而不太情愿逃走,但是莫利很坚决,她们必须马上走,况且即将来临的大雨将会冲走她们逃走的足迹,莫利带着她俩逃过了环绕四周的森林。晚点名发现3个女孩失踪后,穆杜便着手追赶她们。同时,内维尔也拉开了一张更全面的追捕网。3个女孩回家的艰难旅程将历时3个月,跨越1500英里,莫利试图始终领先追捕者一步。一路上,她必须发挥每个人的智慧和毅力躲避追捕者,智取穆杜和里格斯,使3人都活着逃出去。起初,莫利知道她们必须往北走才能到达吉加朗。一次偶然的话题提醒了莫利,如果她们能找到防兔篱笆的话,沿着篱笆就能走回吉加朗。同时,在吉加朗的母亲莫德得到女儿已逃了出来的消息,莫德和祖母弗琳达开始在篱笆旁守夜,等待她们的归来。她们终于找到了篱笆,并想顺着走回家。出于运气,她们又一次逃脱了警察的追捕。在逃亡的路上,她们遇到一位年轻的土著姑娘梅维斯(Mavis,德博拉-梅尔曼饰,Deborah Mailman)。梅维斯曾在穆尔河居民点里与她们住在一起,现在一个农场作家庭仆人。梅维斯把她们带到了她的住处,给她们送来食物。女孩们独自呆在屋内时,听到了脚步声,她们藏在了床下,但还是被梅维斯的主人埃文斯先生(Mr Evans,唐-巴克饰,Don Barker)发现,他向警方报了案,但孩子们躲过了寻找她们的灯笼,趁着夜色逃走了。躲在暗处的孩子们清楚地看到追捕她们的人决定等到天明时再找她们。那是穆杜,他似乎知道她们藏在哪里。天亮了,穆杜发现了孩子们的踪迹,但她们已逐渐跑远。穆杜看着孩子们跑走的方向,嘴角露出了一丝微笑。他不是要抓她们吗?还是要跟踪她们?

  内维尔先生决定设一个圈套,他让穆杜和里格斯在篱笆很远的地方等着,同时放出风声说格雷西的母亲已经被转移到另一个沙漠中的居民点威卢纳(Wiluna)。篱笆墙上工作的人把这个消息告诉了女孩们。于是,格雷西不顾莫利的劝说,孤身一人前往不远处的篱笆栏。这使内维尔意识到孩子们是顺着防兔篱笆往家走。于是,他派穆杜去阻止她们与母亲们相会。就在残酷的一瞬间,孩子们分开了,走向了相反的方向。最终莫利感觉到了自己的责任,与戴西一起回头去寻找格雷西。她们很快就发现,她们已掉入了一个陷阱,格雷西被抓住了,莫利和戴西只能无助地看着这一切。

  穆杜折服于莫利的技巧和决心,决定放弃寻找这些女孩。内维尔也决定暂时不进入那个极度荒芜、危险的沙漠地带,他命令里格斯警官到吉加朗去,在哪里等莫利和戴西出现,将她们抓回。莫利和戴西最终凭着双腿走进了沙漠,穿越了最为危险和无情的地带。她们终于被疲惫所催垮,几近死亡的边缘。在吉加朗,这时的莫德和弗琳达也加强了巡视,用小棍和着节奏,唱着古老的旋律。莫利和戴西仿佛有一个强烈的精神支柱在支撑着她们,唤醒她们努力向前。莫利凝视着远方,3个月来第一次看到了熟悉的景象,她们要到家了。

  莫利和戴西终于回到了故乡。里格斯警官已等在了吉加朗停车场,奉命捉拿她们回去。莫德、弗琳达和其他女人们欢呼着孩子们的归来,莫利背着戴西也与她们一起欢唱。里格斯的到来引起了营地里人们的警觉。莫德和弗琳达听到他走近,迎上前怒目以对,手握长棍,严阵以待。里格斯让步了,他转身离开,孩子们最终回到了莫德和弗琳达身边。莫利的喜悦平静下来后,她又因感到失去格雷西而悲痛。弗琳达搂抱着她,莫利第一次哭出声来。多么坚强的孩子!当人们为她们唱着歌时,孩子们描述了她们一路上的艰辛万苦。莫德和弗琳达把这二个孩子藏到了沙漠里,不甘罢手的内维尔则放出风来,只要能找到这2个孩子,仍将把她们抓回,送到穆尔河去。

  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莫利现已结婚,并生有2个孩子。当孩子们长到4岁和2岁时,莫利和她的孩子们又被抓回到穆尔河。莫利再次回到吉加朗时,她带回了她的小女儿安纳贝尔(Annabelle),而大女儿多丽丝则离开了她。当安纳贝尔3岁时,她也离开了莫利,莫利从此再也未见到她。多丽丝与她母亲再次见面则是30年以后的事了。她把母亲的故事写成了小说,并改编成了这部电影剧本。如今,85岁的莫利和79岁的戴西仍生活在吉加朗。直到1971年,在澳大利亚政府的政策下,澳大利亚土著孩子们仍然被隔离于他们的家庭。这些被隔离的孩子们现在被称作“被偷走的一代”。(静雨)